马云错了,“996”不是“福报”


研究表明,过度工作不会给个人带来经济回报,也不会为企业增加收益。商业领袖们必须意识到,人性化的时间安排对员工和雇主都有好处。

        中国首富、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非常推崇极度过劳的工作方式。他最近赞扬了中国的“996”,意思是每天工作12小时,从早9点到晚9点,每周工作6天。他在最近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,这“不是问题”,而是一种“福报”。

        这在中国立刻引发了反响。“如果所有企业都996,就没人生孩子了,”有人在同一平台上表示。“你想没想过还要照顾老人,陪孩子?”这甚至引起了中国官方媒体的回应,它提醒所有人:“强制灌输‘996’的加班文化,不仅体现了企业管理者的傲慢,也不实际、不公平。”

        像马云这样思考的管理者在世界各地都有。在美国,特斯拉(Tesla)联合创始人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曾表示,“没有人能靠每周工作40小时改变世界。”据报道,优步(Uber)曾使用“更聪明、更努力、更长久地工作”作为内部口号(现在只剩下“更聪明”和“更努力”)。该公司还把第二职业重新塑造为聪明的“副业”。WeWork用来装饰其合作办公空间的,是这样的格言:“不要在累的时候停下来,要在完成的时候停下来。”其他科技和商业导师也试图向我们推销“辛劳的魅力”。

        事实上他们都错了。被迫加班肯定会令工人痛苦。但企业从中获得的收益也相当小。没有谁能从处于精疲力竭边缘的人身上受益。

        马云说,他支持“996”文化的原因之一是,工作时间更长的人会得到努力工作的“回报”。但是等待他们的显然不是金钱回报:一组学者刚刚公布的研究发现,在同一个岗位上工作时间比其他人长并不会让你赚到更多钱;相反,它会导致工资下降1%。另一项类似的分析发现,每周工作40小时之外增加的工作时间并没有明显的经济回报。不合人意的是,过度工作甚至与更糟糕的职业结果相关。

        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)也警告,加班与健康状况变差相关,包括体重增加,烟酒消费量增加,以及受伤、患病甚至死亡增加。健康研究人员发现,工作过度会增加患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。

        马云甚至表示,不愿长时间工作的人不必申请阿里巴巴的工作。他这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       一个人在工作上多花时间,究竟能够多做多少事,这是有上限的。斯坦福大学的一位经济学家说,一周工作48小时后,工人的产出会大幅下降。其他研究似乎也支持这一发现。超时工作在一开始可能带来大量活跃劳动,但每周工作超过55小时的人比在正常时间回家休息的人表现要差。

        雇主还要支付其他成本。据报道,瑞典一家老年护理机构尝试每天工作6小时,结果发现护士请病假更少,工作效率更高。在美国,疲劳的工人使雇主损失了价值1000亿美元的生产力。

        美国商界很久以前就看到了这一点。19世纪,强大的工会推动每周工作40小时,默许这一做法的商界领袖发现,公司的赢利能力和生产率显著提高。1914年,亨利·福特(Henry Ford)吸取这些自然实验的经验,在不减薪的情况下,将工人每班工作时间减少到8小时,带来了产量激增。到1938年,《公平劳动标准法》(Fair Labor Standards Act)将每周40小时工作时间写入了法律,并要求超过这个标准的工作时间需支付1.5倍的报酬。

        然而,近几十年来,这项法律的效力被逐渐削弱,以至于与1979年相比,其额外工作有获得额外报酬保障的美国人减少了数百万。这使得雇主可以推动更多员工花更多时间工作,基本上是免费的。美国总统贝拉克·奥巴马(Barack Obama)在2016年提出了一项更新方案,为逾1300万名工人提供新的或得以强化的加班保护;该法案被法院否决,特朗普总统今年3月提出的版本能够帮助的工人要少820万人,原因是较低的工资门槛,而且未能与通胀挂钩。

        商业领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过去学到的教训:富有人情味的时间安排对员工和雇主都有好处。中国或许有自己的“996”文化,但美国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。近三分之一的人每周工作45小时或更长时间,近1000万人每周工作60小时或更长时间。欧洲人的平均工作时间要少7%到19%。

        像严格的加班规定这样的政策可以帮助我们回到这样的世界:所有人都通过减少工作来提高效率。马云这样的商界领袖也必须参与进来。如果赞美那些把醒着的时间都奉献给工作祭坛的人,这样的做法会令所有人受害,从首席执行官到看门人都不能幸免。

215 热度